主页 > 人工益智 >书店群落:有人能谈一下金石堂书店吗? >

书店群落:有人能谈一下金石堂书店吗?

2020-06-16


书店群落:有人能谈一下金石堂书店吗?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常常忘了金石堂这家书店。不是真的忘记,只是在书店话题的文章中,不太有人提及,但其实一直都在,且努力调整,力图转型。偶尔有正负新闻出来,负如某分店经营方向偏移,收了,正如兼营网路,企图开创新局,但这些好像是书店公关放出来的讯息。

虽然与一般实体书店一样经营日益艰难,金石堂仍然拥有一片江山。不过在我的书友同温层里,论者不多。读者谈书店,不是诚品、博客来,便是独立书店。金石堂,感觉存在感偏低。

也许是我个人错觉吧,平时也很少逛进金石堂,甚至在去年之前,曾相当多年未踏进任何一家分店。我的漫游路线只会经过三家金石堂书店,最近的一家,邻近捷运古亭站,地下室,小小一间,宛如大型文具店内兼卖图书,除了新书与畅销书,其余进书看不出章法。汀州路本店,书虽不少,但平台与动线的设计,容易给人尽摆畅销书的错觉,必须拨云,才可见日。最为可观的是重庆南路城中店,改装后颇有书卷气息,但在重南书街瓦解后,我也不常经过。

然而不管喜不喜欢,有无消费,爱逛不逛,爱书人都应感谢金石堂,感谢它带来的书店革命,媒体称之为第一波书店革命(诚品是第二波)。金石堂是书店现代化的推动者,诞生后,书店给我们印象就不一样了,矮矮的书柜,明亮的灯光,优雅的气氛,进去之后安心看书,一扫传统书店卖场拥挤、灯光暗沈、书籍陈列杂乱(有些店甚至于图书杂放未加分类)的不良印象。

金石堂,,以「金石文化广场」之名在台北市汀州路成立第一家店,书店、服饰店、餐饮店複合为一,令读者耳目一新。儘管之前有永汉国际书局(1979年)、新学友书局敦化店(1982年),但金石堂以连锁之姿,大家之势,分店如雨后春笋一一成立,书店的样子为之丕变,何嘉仁书店、光统图书百货公司(1985年)、久大书香世界(986年)、诚品书局(1989年)等跟进,卖场宽敞,图书齐全,店面设计、动线安排、室内照明、商品陈设、空调设备等各方面都远非传统书局可比。此后逛书店成为享受,不担心看白书挨白眼。

曾经有好多年,我常逛金石堂书店,不一定是看书,有时东嗅西闻,留意出版风向,因为金石堂着重于畅销书种,遂可于其中观察到社会脉动与消费行为的连结。这幺说可能让人联想起金石堂首创的「畅销书排行榜」。当年詹宏志提出藉畅销书排行榜观察「社会集体情绪」之说,引发争议,后来詹宏志不弹此调,也无人再议,但畅销书属性反映出相当部分的民众心境,至今仍然是文化观察的一个重点。附带一提的是,不用文化菁英们提醒,我知道,畅销书不等于好书,它反映的是量,不是质。而排行榜是可以操作的,有某大出版社要员工下班后去金石堂买特定的自家出版品,使之登上排行榜,我帮忙买过,所以我知道。

我最喜欢的金石堂,是他们的《出版情报》杂誌,每月发行,介绍作家、出版者、产业动态、出版故事与新书资讯,宛如杂誌型《开卷》。曾经多年我每个月会去书店门市索取。如今网路化更加方便,却反而少看了。

金石堂受大环境影响,复遭网路书店冲击,不得不亟思求变,这分心力明显可见。但它的着力点似乎不是很大,一来无法像诚品那样,一方面开疆拓土,往中国、香港进军,一方面贩卖生活格调,给人矇眬幻梦。它也不能像独立书店,以理念吸引死忠顾客。

许多与金石堂先后成立的大型书店,光鲜亮丽,气势恢弘,而今安在?金石堂仍屹立不摇,六十余家分店,稳座台湾连锁书店宝座,只是营运成绩下滑,为了与网路书店龙头博客来一拚,几年前推出网路购书三小时到货服务。对这速度战,读者领不领情,我无由得知,还是老话一句,在我的阅读同温层里,谈金石堂的人少之又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