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每日专利 >书店经营》书店+房地产,1加1真的大于2吗? >

书店经营》书店+房地产,1加1真的大于2吗?

2020-06-16


书店经营》书店+房地产,1加1真的大于2吗?

有些书店除了一般零售业务外,也会接一些企业或团体的订购单,像公司大批购书,或社区图书馆等单位,都会委託书店购书。除了预算之外,这样的案子通常也会提出一些特别要求,如出版时间在多久以内、适读年龄层、採购的类型等等。虽然沟通和準备要花上不少心力,但对书店而言,算是不无小补。

︎买书也很外貌协会,摆书作为财富与品味的象徵

偶尔有机会经手一些书单,不同单位的採购要求往往大异其趣,其中最让人哭笑不得的买家就是建商。一直以来,都有建商喜欢在样品屋里放书,有些人难免嗤之以鼻,不过我倒是颇为平常心,毕竟买书放在屋子里不读的,大有人在(咦)。

建商通常预算宽鬆,只是挑书的标準完全属于「外貌协会」,总是以大本精装书(最好是外文书)优先。某次一家建商甚至具体指明:封面要「贵气」的,以衬托他们富丽堂皇的装潢。

把书当成装饰品,并不是现在才有的事。在知识传播仅限于王公贵族的古早时代,装帧精美的典籍与艺术品一样,是彰显主人身分地位的物件。如今虽然阅读普及,「书」似乎仍然保有一种能提升「气质」的魔力,这或许来自于人类对于「知识」的崇敬——虽然真正走火入魔的书痴,家里的藏书通常泛滥成灾到成为家人巴不得一把烧掉的困扰。

▇获利困难的书店产业,为何成为大型企业的转投资标的?

除了在样品屋里设置书柜吸引前来看房的潜在顾客,还有些建案会与出版社或书店通路合作,以社区图书馆当做卖房的号召。无论是自住或投资,「由专人为您打造书香生活」听起来似乎都是不错的加分选择。我对房地产没有研究,不知道实际上这些建案的销售如何,不过根据最近书店发展的状况看来,台湾房市对于「书」的魔力,似乎比出版产业本身更有信心。

出版业近年的发展困境已无需多言,通路更是无论大小都在努力求生,不时传出书店即将歇业的新闻。但值得观察的是,在听闻这些令人惋惜的消息同时,台湾的书店系统反而越来越多。

日本最大连锁影音出租店 Tsutaya,近年以新型态开展的「茑屋书店」受到瞩目,母公司早在2012年就入股台湾中环娱乐(亚艺影音),去年起,更以「Tsutaya Bookstore」的招牌在台湾展店,分别与中环及润泰建设合作。前者经营台北统一时代店及台中市政店,后者则一口气在松山及内湖的Citylink连开两间,并且据称两者都还有持续展店的计画。

类似案例不止于此。以经营影城为主业的秀泰集团,近年亦投入零售市场,在台中、树林等地开设「秀泰广场」,不仅有影城与百货商场,台中店初期并找来金石堂规划书店,室内装修走的是欧式古典与工业风格,名之为「小书房 Petite Étude」,相对于周遭待开发的地理环境,其用心不言可喻。


秀泰小书房(沈如莹提供)

这些书店开幕的新闻,除了出现在一般报章网媒的文化或生活版面,也出现在财经与房地产新闻报导中。随手搜寻即可发现,「书店」如同明星学区、交通枢纽等利多选项,已然成为影响房价的因素之一。美轮美奂的複合式零售空间不仅带动买气与人潮,同时也活络房市发展,甚至对母公司的股价有所助益。

▇︎开店容易维运难,有形资本能否创造无形价值?

如果开书店是为了「刺激房价」,那书店的意义是不是被扭曲了呢?

看到这些新闻,难免浮现类似的疑惑。但其实在很早之前,书店就被百货集团当成聚客的特色专柜,这也是大部分百货内的书店都座落于商场高楼层的原因。虽然如今消费习惯改变,实体卖场最有能力聚客的业种已成为餐饮品牌的天下,但「书店」似乎仍被视为象徵着美好、知性、高生活品质的空间。这种认知近年更扩及各地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文创/文化园区」,原本乏人问津的冷门地段,因这些艺文场所的活化,导致房租三级跳的案例亦所在多有。

本文无意批判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相反的,正因为是资本市场,一间书店能否永续,最终靠的仍是工作者的专业——面对社区,必须敦亲睦邻、熟悉在地消费模式;面对游客,必须保持特色、不断推陈出新。维持一间店的难度,远远高过开一间店。

我不知道大型企业对书店的低获利与高营运成本能够承受到什幺程度(这些新的品牌在3、5年后会变成什幺模样是很令人好奇的),但如果愿意认真投入经营、愿意花时间培养读者,那幺书店的价值就不仅止于创造有形的资本,而可能带给居民更多无形的价值。此间差异,端看投资者与经营者对书店空间的长远规划了。




上一篇: 下一篇: